幼儿教育:
故事
优育
早教
家教
园所
保育
教案
计划
特色
教学
资料
专题
全站导航:
资讯
作文
诗词
文学
励志
教材
板报
语文
数学
英语
物理
化学
生物
政治
地理
历史
考试
论文
范文
计划
国学
高校
短信
教程
English
简历
幼儿
字典
词典
成语
QQ
PPT
试题
课件
教案
求学网 >> 幼儿教育 >> 恐怖故事

幻之巢

Kaoru是唯音房间的墙壁上,唯一一张海报的主角。唯音不懂日文,不知道Kaoru写成中文应该是什么样子。她总是叫他“你”,好像这个在画面上的人物也能听到自己说话似的。
  唯音收集了好多关于Kaoru的周边产品,比如钥匙环、胸针什么的。Kaoru是唯音心中理想的化身,因为他不会责备唯音,更不会对唯音大喊大叫。因为喜欢他,唯音常常觉得他是活着的,有时甚至能感觉出他的喜怒哀乐。
  走火入魔的想法,唯音总是这样对自己说。但无论怎样,当唯音哭泣的时候,一定会最先去见Kaoru。在他的注视下,唯音会觉得自己受到最强的保护,没有什么能再伤害自己。
  Kaoru是心底的秘密,是永远也碰触不到的梦想。网络是虚拟的社会,同样的无法碰触,因此也非常美好。
  某月某日,唯音在一家网吧中喝着茶水,在聊天室中瞎转,跟每个人都说几句话,时不时的刷新着名单。
  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名单里:Kaoru!
  唯音略有些诧异。有人居然也使用这个名字,唯音心中不禁产生了一点点的恼火。点击他的名字,唯音输入一行字:“你使用Kaoru的名字,是标榜自己长得很像他吗?”
  他用标点敲了一个笑的表情,回答:“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也不确定。”
  很有意思的人,但仍然有些讨厌。唯音再键入一行字:“你的喜好是什么?”
  “唱歌。歌曲可以净化人的灵魂,是人类文化中最了不起的部分。”
  和故事中的Kaoru同样的台词,这个人以模仿Kaoru为荣吗?唯音想着,手指一直没停下:“除了爱好以外,你还有那里像Kaoru?一双红色的眼睛吗?还是总在笑的表情?”
  “你真尖刻。”对方回答,“我使用这个名字,让你很生气吗?”
  唯音自己也觉得有些过分了。因此换了一个话题:“你懂日文吗?”
  “一点点。”
  “Kaoru是日文拼音吧?写成中文应该是什么?”
  “Kaoru是薰,只是名字。姓应该是Nagisa,写下来应该是渚。”
  “那么,我叫你小薰好吗?”
  “你应该比我小一些,不是吗?Tomato?”
  Tomato是唯音的网名。
  “你怎么知道我比你小的?小薰?”
  “猜的,我是个很会猜谜的人。”
  “真的吗?你能猜出我长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吗?”唯音这样说,只是想刁难他一下。
  “你的肤色很白,眼睛很大,常常是没有表情的样子。头发到腰,很随意的束成马尾,有刘海和耳前的长鬓。衣服是长到脚腕的绿格背带裙子,白色的园领衬衫。”
  唯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反复把这一行话看了好几遍,蓦然清醒,四面搜索了一番。“原来你也在这个网吧里啊!你坐在哪里?”
  “不,我不在那个网吧里。别惊讶,我只是猜测你会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而已。”
  他要么是个居心不良的说谎者,要么就是个可怕的占卜师。这两种情况都糟透了。唯音输入再见之后,站了起来,匆匆离开了。
  回到家里,唯音对墙上的Kaoru,啊,也许应该叫小薰了。她说:“知道吗?今天我遇到一个有意思的人。他和你同名,他告诉我这个词应该叫做小薰。还有……”唯音把今天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小薰,直到月至中天。
  第二天放学后,唯音习惯性的又到了那个网吧,进入了那个聊天室。
  一行字出现在屏幕上:“对不起,昨天吓着你了吧。”署名是小薰,字的颜色是紫色的,代表忧郁的紫色。
  唯音本想不理他,但却耐不住好奇心,还是回复了:“我不相信你是猜的。”
  小薰换上一个歉然的表情,说:“我的确不是猜的。”
  “那么就是看到的啰?说实话,当时你坐在那个位子?”
  “我也没在那个网吧里。我发誓。”
  “你该不会是在街上,或者学校里看到我的吧?”
  小薰沉默了很久,回答:“算是吧。”
  “你是我的同学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小薰把话题转移到游戏上。他说他喜欢浪漫、美好,有人情味的游戏,不喜欢即时战略。唯音也是一样。两人很说得很投机。当唯音说时间到了,该回家了时,小薰说:“明天,明天你还会再来吗?”
  “应该会的。”
  “那么我等你。” 
  第二天是月末小考,唯音因为成绩不好被留校了。当她离开学校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唯音仍然没有忘记和小薰的约会,拚着挨骂,她去了网吧。
  小薰果然在聊天室。见到她进来了,立刻发了一句话:“我等了你好久,差点儿以为你不来了。”
  “很抱歉,我被留校了。”
  “啊?是因为考试吗?有没有被训得很厉害?”
  “没错,因为考试。被老师这么一骂,好多努力忘记的心事全都涌上来了,难过的想哭。”
  “有人听你说心事吗?”
  “没有。除了墙上的海报。”
  “那你可以把心事说给我听吗?”
  “不好。你会笑话我的。”
  “我不会。”
  “你会的。你不理解我的。”
  “我理解你。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理解你的人。”
  唯音不喜欢他这样说,但在内心深处,却不着恼。“你凭什么说你是最理解我的呢?我们甚至连面也没见过。”
  这句话似乎把他说伤了,过了好半天才回答:“你的好多心事我都知道,我不骗你。”
  “胡说啦。”唯音笑了笑,“连我爸爸妈妈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所以你才找我啦!”
  沉默片刻。
  唯音看了看手表,继续输入:“你若真的想听,我就告诉你。反正,我们是永远不会碰面的两个人。”
  唯音在网吧里一直呆了2个小时。小薰很耐心的听她说了2个小时的心事,不时的插上一两句。这些安慰的话对小薰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唯音来说,却是非常珍贵的。不知道为什么,小薰好像真的很了解唯音似的,说出的话都是唯音最希望听到,却一直没有人说的。
  第二天早上,唯音带着检讨来到了学校办公室,要把检讨交给老师。
  办公室里,除了老师,还有班长。那个戴着眼镜,很秀气儒雅的男生。要当着班长的面交检讨,唯音顿时觉得难堪透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把两张稿纸放在老师桌上。
  好在,老师忙于工作,没有借机再训斥她一顿,只是挥挥手示意唯音出去。
  唯音逃命般的溜出办公室,向教室奔去。
  “请等一等!”一个声音叫住了她。唯音回头,发现班长正站在自己身后。
  “有……有什么事吗……”唯音虽然极力控制,但还是脸红了。
  “昨天……你回家很晚是吗?”
  唯音微微吸了一口气,问:“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了。”班长推推眼镜,“以后请不要这个样子,会让家长担心。”说完,好像掩饰什么一样,转身离开了。
  “昨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已经那么晚了,班长早就应该在家里了,又怎么会知道我回家是否晚了?”唯音面对着走廊,心里浮起一个模糊的猜测。
  当天,唯音和小薰又在聊天室见面了。
  唯音的生活,在这一天起了变化。无论是那张海报,还是网上的小薰,给唯音的感觉都是那么遥远,那么不真实,所以更加觉得可靠,安全,所以更喜欢。
  后来,唯音以提高5个名次为代价,让父母为自己的电脑上了网。这样,唯音和小薰的通话随时都可以进行了,时间也不再受限制。每次有心事的时候,便可以在聊天室里对小薰倾吐。跟小薰说话成了唯音最喜欢的事情。
  唯音的心,在这段时间里偷偷地变化着。与小薰之间已经成为习惯的交谈,是那么的温馨,唯音感觉到自己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人一天比一天依赖。她已经无法满足于想象,她要见见真正的小薰。
  可是,在这之前小薰就曾非常冷淡地拒绝过一次类似的要求。若是这次再邀请他,他会不会生气?
  或许我应该表现得更加真诚一些,或者用点非常手段。唯音对自己说,不管怎么样,试一试吧。
  天已入冬,窗外一片萧瑟。
  又是一个难以入睡的夜晚。十一点,唯音坐在电脑前,跟小薰聊着。
  “小薰,你将来的志向是什么?”
  “不知道。随遇而安吧。不过……若是可能的话,我想成为一个歌手。唯音喜欢音乐吗?”
  “喜欢,但不会唱歌。”
  “唯音……唯有音乐,很像我的人生写照呢!我的理想是你的名字,我们算不算很有缘?……我真的很喜欢音乐,也喜欢唯音。”
  唯音心里一震,红晕攀上了双颊。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该写些什么。
  在唯音发愣的时候,小薰又写了一句话:“快过年了,寒假你有什么计划?”
  唯音想了想,说:“我想要你的E-mail地址,过年可以给你发贺卡。”
  小薰笑了:“我没有E-mail信箱。”
  唯音略略惊讶。“说谎。”
  “没有啦。”
  “那你告诉你的真实地址好了,通过邮局寄贺卡也可以。”唯音开玩笑似的说。她料想小薰一定不会告诉她的。
  沉默,小薰回答:“以后请不要谈这个问题。”
  唯音脸略略发红,定了定神,把心中想了好几遍的话输入对话栏:“那么,我们约在什么地方见面吧。我可以把贺卡直接交给你。”
  “这就更不可能了!”
  小薰的回答并不让唯音吃惊,仍然固执地追问:“为什么?你不想见我吗?”
  “听着,Tomato,”小薰的话显现在屏幕上。“如果你想跟我交往下去,就不要再提类似的要求。你想跟我交往下去的,对不对?”
  唯音轻蔑地一笑:“你简直自信到自狂了。凭什么这么以为?”
  “问问你心底。你想和我交往的,我知道。”
  见鬼,他怎么那么了解她心底在想什么!而且偏要用这么讨厌的语气说出来。“你想永远不跟我见面吗?”
  小薰含糊其辞地说:“不是那样的。”
  唯音不理他说什么,自顾自地输入:“星期天八点之后,我会在百货公司顶楼的咖啡厅。我会扎绿色蝴蝶结,穿绿色背带裙,在桌子上放两朵玫瑰。你若有其他的事情,可以不来,没有关系。”说完,立刻就下了网。
  百货公司里的人很多。唯音坐在那里,已经喝了两杯咖啡。
  没有人来找唯音搭腔。“小薰”仍然没来。但唯音没有离开的意思。在她心底有种感觉,小薰一定会来的。他决不会让她空等。
  在人群中,唯音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自己走来。那大大的眼镜,校服和白衬衫就像一个标志一样,无论在那里都能一眼认出他。
  班长在唯音身边站住,惊讶地说:“真巧,你也在这里?我可以坐下来吗?”
  “当然。”唯音莫测高深地笑笑,早知是你!装得很像嘛,继续假装吧,我知道我们根本不是巧合相遇的,你是为我而来这里的。唯音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说:“班长,你来购物的吗?”
  “嗯。”在唯音那有些异样的注视下,班长不自觉的脸红起来了,更加不好意思了。“那个……唯音同学……”
  “什么?”唯音的脸庞略略一侧,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因为要送表妹生日礼物,所以你可不可以……”
  “帮你选吗?好啊!”唯音爽快的答应下来。
  “谢谢你……那么我们走吧。”他站起来,有意无意的牵住了唯音的手。
  “你到底还是去了。”唯音坐在电脑前,对着屏幕和那一窗夜色。
  对方不回答。
  “为什么不说话?”
  “你不该用这种方法的。”
  “很抱歉。但,谁要你开那种玩笑的。你越是隐藏自己,我就越想知道我对你的猜测是否正确,班长大人。”唯音敲上了一个鬼脸。
  “别叫我班长。”
  “好吧。你在网上和现实中的性情真是不一样。”
  “你也如此。”呆了一会儿,接着说:“你玩得开心吗?”
  “嗯,很开心。”
  “那就好。”
  白天在学校,晚上在网上,唯音和班长用这种奇特的方法交往着。唯音的目光总是在暗中捕捉着班长的面孔,很难想象,这个羞怯又木讷的男孩在网上竟然是那样的善解人意又跳脱不羁。
  唯音发现班长游戏方面非常拿手。大多数的流行游戏,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
  “你玩过这么多游戏,最喜欢的是哪个?”唯音问他。
  “刺激一些的,《古墓丽影》系列和即时战略都不错。”他回答。可他在网上说的却是……是因为跟唯音面对,所以不好意思说实话,怕被误解成娘娘腔的关系吗?
  “喜欢心跳回忆吗?”唯音问。这是唯音最喜欢的游戏之一。
  “……还好。”他面有难色,显然不太怎么喜欢。
  唯音微笑起来。这个人和自己一样,在现实中永远带着假面具,只有在网上,才会将真正的自我解放。唯音觉得班长更加有意思了。 
  寒假中的某一天,唯音和班长在约在网吧。
  “对不起,久等了。”唯音微笑着在他身边坐下,“咦?你换了一个网名啊。DDKis,不错。但我还是喜欢?

展开阅读全文

1 2 3 4 5

下载此内容:幻之巢.docx

相关信息:

一次深夜值班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头一年,17岁的我从学校应征到野战部队当兵。到新兵连首长第一次训话就强调:野战军就是要有野劲,要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给刚入伍的我留下了“当兵就是要什么困难都不怕”的第一印象。...(查看全文

智斗毒蜂

场地科目傍山路驾驶,要穿过一段高低起伏、蜿蜒曲折的模拟山路,路两边长有不少灌木丛和大树,枝丫相连,浓荫蔽日。这天,学兵小孙站在车厢里,被颠得一上一下,忽左忽右。正要蹲下的当儿,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直冲自己扑来,还...(查看全文

与幼儿园同发展

了解幼儿园工作的人都知道,幼儿园的工作是复杂而具体的。光幼儿园的一日生活就包括:专门的教育教学活动、游戏活动还有生活常规活动等多种多样的活动。其中的生活常规活动又包括:用餐、就寝、入厕等很多小的细节和工作...(查看全文

班级管理之体会

世上的任何事业,都没有一条现成的路可走,班主任工作自然也是如此。从教十一年来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我也是一路走来一路摸索,下面我谈谈自己的一点体会。一、我的眼里只有“你”。我想在我们每个班主任谈论的话题中少...(查看全文

一次特别的调位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我班的学生成绩综合评价又排在全年级第一,在别的班级羡慕的同时,我却为我的杰作而格外高兴,那是因为这次考试我班的优生榜上又多了一个学生,而且是前一阶段被大家公认的中等生,他的名字叫杨权。说...(查看全文

相关栏目导航

资讯 作文 诗词 文学 励志 教材 板报 语文 数学 英语 物理 化学 生物 政治 地理 历史 考试 论文 范文 计划 国学 高校 短信 教程 English 简历 幼儿 字典 词典 成语 QQ PPT 试题 课件 教案